啊嘶甚麼

忽然一粉粉了三年藍狐的阿斯💙

...

Foxestalk司空見慣

這椒手總是亂吃豆腐

Y'all can't just get enough of it 😂😂😂

[亞運花劍]
[P1-2]昨天同室操戈
[P3-4]今天IG發糖

【凱蒂】哪裡只得我共你

影片走b站: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799435/

 

  • 本沙雕頭腦一熱剪出來的玩意

  • 人生第一次剪輯 絕對的拙作

  • 音樂是Dear Jane的《哪裡只得我共你》

食用想必⋯⋯不怎麼愉快。

評論再放一次連接!


[nostalgia?]
Hey! Hey! We're a hurricane
Drop our anchors in the storm
Hey! We'll never be the same
A fire in a flask to keep us warm

【凯蒂】洼地的故事时间

馬向前被虐狗日常hhh

等了多麼久 啥們凱蒂總算熱鬧起來了!

Vardy说Kane不拿金靴就跟他姓:

最近一直忙着弄去英国的签证,测谎游戏那个脑洞一直没来得及想怎么继续写
对不住各位看官,先丢个沙雕段子过来
依旧小学生水平🤣

【凯蒂】洼地的故事时间

世界杯结束了,年轻的英格兰队凭借出色的发挥重新闯入四强。

而Kane作为队长,尤其他还获得了金靴奖,成为英格兰国内媒体每天都要“打扰”的对象一点都不奇怪。

这也就是为什么就算Vardy和俱乐部好友Maguire到酒吧里拼拼酒,切磋切磋台球技术,都能“见到”Kane一面。

彼时Vardy正在为球杆擦着巧粉,球桌那一边的Maguire突然“哇哦”地惊叹一声:“Jamie你看,是Kane!”

“他在哪儿?”Vardy闻声猛地一抬头,手中的巧粉都被他丢在了一边。

“你这么激动干嘛,”Maguire朝着吧台的方向努了努嘴,“喏,他在那儿呢,电视屏幕上面。”

Vardy朝那边看过去,是电视台对Kane的采访,关于他获得金靴的感受。

“…我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改进,在这次比赛中我还可以做得更好…”画面上的Kane眨了眨他那双蓝眼睛,那里面似乎有自责的神情,Vardy看着突然心头一紧,这家伙,又开始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了。

似乎每次大赛都需要有人来背锅,这种“传统”早该摒弃了,已经打出这么好的成绩完全没必要这样做吧?Vardy只觉得窝火。

那边的马向前倒是先感慨上了:“Kane实在是太谦虚了吧,我做梦都想在世界杯的赛场上多进球,你看他都拿了金靴奖了,怎么还那么谦虚啊,这要换做是我,我一定要跟别人好好得瑟一下……”

Vardy对Kane的心疼也好同情也好,顷刻间突然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谦虚?你是不知道他以前能膨胀成什么样子?他飘上天的时候没人能把他拽回来!”

“不可能吧!”Maguire一脸惊讶,随后就摆出一副八卦的表情,“你快给我讲讲!”

“行啊,不过”Vardy指了指吧台的方向,“你懂我的意思吧?”

Maguire这时候反应倒是很快,几乎一路小跑,要了一大杯PORTO酒,Vardy心里简直得意死了,错不了了,叫Harry的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傻大个,一个故事就能换酒喝,这交易简直划算的一批。

于是他端起杯,灌了一大口酒,然后清清嗓子,“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的Kane被租借到莱斯特城,和Vardy做过一段时间的俱乐部队友,那时的他们还没有那么多上场机会,比赛时一起在替补席上谈笑风生,到了晚上就一起泡到酒吧里,管他什么禁酒令,谁会在乎他们两个小替补呢?

在Kane即将回到热刺的某个晚上,Vardy依旧像个老大哥一样,带着Kane大摇大摆进了酒吧,只不过两人不像往常一样聊个天南海北,而是安静的喝酒,喝完一杯再满上一杯,一直泡到深夜。

Kane先开口打破了安静的气氛:“我就要走了,你会想我吗?”

若不是已经喝的迷迷糊糊了,Vardy此时一定会一口酒喷出来,想你?我们是什么关系?这个自恋的人,怕是鬼才会想你哟

他却直接拿起酒瓶子来,仰起脖子,狠狠地灌了一口,然后是呛到后一阵猛烈的咳嗽。

“别再喝了,回答我的问题。”Kane一把抓住他握着酒瓶的手,一股说不上来的情绪在那双清澈的蓝眼睛里涌动着。Kane皱着眉,紧紧地盯着他。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Vardy哈哈大笑起来,这毛头小子,租借到这里一个赛季,就敢命令起我来了吗?

他抬起头来,正准备用这番话好好教育他一番,却正对上Kane那双蓝眼睛。

那急切的神情中仿佛夹杂着期盼,不同于往日澄净的湖水,而是波涛汹涌的大海,狂风掀起一层层巨浪,似乎要把他卷进去。

有那么一瞬间,Vardy觉得自己会溺死在Kane这双眼睛里。似乎在Kane的注视下,Vardy的心里藏不住任何秘密。

他该不会早就看透了自己吧?Vardy心虚地闭上了眼睛。

Kane看着他一副认命的样子,突然不忍心揭穿他的心思了“不想回答的话就不勉强了,我们换个问题,你的理想是什么?”Vardy睁开眼,惊讶地发现Kane看自己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Vardy的大脑一下子死机了,所以他到底生气了没?

“我的理想啊,就是能和朋友们一起快乐的踢踢球…”“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Vardy还没说完,Kane冷冷地打断了他,恢复了之前那副凶巴巴的表情,Vardy不禁疑惑,刚才那片刻温柔,是真实存在过的,还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呢?

“好吧,我说出来你可别惊讶,我Jamie Vardy,是要成为温布利之王的男人!”Vardy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简直太有气势了,他Kane到底是个孩子,一定被自己的伟大理想给震住了吧,搞不好还会疯狂地崇拜自己来,他美滋滋地想豪迈地再灌下一大口酒,才发现手还被Kane死死按着…

“哦,原来这就是你的理想啊,那你闭上眼睛。”Kane突然露出神秘的微笑,Vardy闭上眼睛,觉得他真的好奇怪,变脸比变天还要快吗?

他不知道,他是唯一见过Kane丰富表情的人。

闭上眼,Vardy莫名紧张起来,这小子要干什么,该不会…他的肩头甚至抖动起来,不会的,他不知道的,他猜不透的,你从来没有对他表示过什么啊,Vardy这样安慰自己。

好在事情没有往他想象的方面发展,Kane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支记号笔,在Vardy头上一阵龙飞凤舞,“你都写了什么?”睁开眼睛,Vardy很好奇,别是在我头上画了小王八吧。

“艺术创作,Jamie你看好了。”Kane一边照着手机屏幕,一边往自己的脑袋上写下一串单词。

“嘿,你还会反手写字?”这下Vardy有点吃惊了,也不知道Kane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神秘技能?

“这不是重点,看!”Kane用手指着头上“温布利之王”的字样,Vardy“噗嗤”一声笑了,想要逗一逗他“哇哦,你这个作品让我很满意啊,不过一个温布利恐怕容不下我们两个王啊,你说呢,小朋友?”

“对呀,”Kane一本正经的点了个头表示赞同,“所以给你的作品不是这个,你看!”他把手机举到Vardy面前。

Vardy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因为他看到自己头上写着
“王的男人”
???这tm是什么鬼???

“喔,等一下等一下,”Maguire急忙叫停了Vardy,“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在讲Kane的膨胀黑历史,你是在讲你们的爱情故事呢?”

“呸,”Vardy气的差点把酒杯扔到Maguire头上,“你们叫Harry的都这么蠢吗?我讲了半天,你tm连重点都没听出来?”

“别生气啊Jamie,我在跟你开玩笑的,”Maguire一副认真的神情“其实重点我早就听出来啦。”

嗯,看来你没有那个Harry混蛋,Vardy这样想。

“我听出来了,你是Kane的男人吧!”

“Harry !你这个白痴!”去他的吧,这笔交易亏的一批,老子现在只想用一顿酒堵住他的嘴。

正在组队中的Kane打了个喷嚏,嗯,绝对是Vardy又孤单寂寞冷了,他得意地想,回头见面绝对要好好温暖他一下。

【凯恩X瓦尔迪】酒精、时间差与赌注

讓我 激動起來!

Stylo:

2013


 


瓦尔迪在小酒吧昏暗拥挤的人潮中瞥到了一个身影。他盯着那个身影看了一会,挑挑眉做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在凝结的水珠还没从啤酒瓶划下之前果断的拿起酒瓶走向对方。


“来一口?”他像是任何一个熟于搭讪的小青年一样把没剩多少的啤酒瓶推到那人面前,反身倚住吧台,盯住对方转向他的目光,没有错过那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


“放轻松,我不会告发你的。”瓦尔迪得意洋洋,顺手把对方面前摆着的杯子勾了过来,“喝汽水呢,小朋友?”


对方一把把杯子夺了回去,皱起眉头,看起来并不高兴——但他日常就是一副面瘫脸,所以倒是说不好他有没有真的生气。“杰米。”瓦尔迪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教练不允许我们喝酒。”


瓦尔迪慢慢点着头,像是快要被说服了一样。“谢谢提醒,凯恩男孩。”他知道和这个小孩对话的结局总会变成沉默,就如同现在一样。瓦尔迪感觉有点无聊,就拿起啤酒又灌了一口,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吧台。


更衣室里人人知道凯恩不过是热刺租借来锻炼的青训小孩,在莱斯特城待不了多久,所以没人对这个孩子有多少兴趣。再加上凯恩先天的少言寡语,行动像个乖乖牌学生,所以当瓦尔迪在自己常去的这家酒吧看到凯恩的时候,确实内心里小小的吃了一惊。


两人的沉默在喧嚣的酒吧里显得格格不入。在瓦尔迪的啤酒见底之前,凯恩拦下了对方的动作。“别喝了。”他手上施力,把酒瓶从瓦尔迪手里抢了下来。意料之中的对上一副含怒的蓝色眼睛。


瓦尔迪说,“还给我。”他试图去抢酒瓶,被凯恩躲了过去,瓦尔迪仿佛受到戏弄似的猛拍了一下吧台,被激怒一般攥起拳头,“你想打架?”


两人间的小冲突已经引起了不少周围人好奇试探的眼神,瓦尔迪像是突然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顿了一下重新坐回到吧台,有点垂头丧气。


凯恩犹豫的盯着对方侧面被剪到短短的头发,鬼使神差的想伸手去触碰一下。身体先于意识做出反应,在快要接触到瓦尔迪的时候被对方一个眼刀杀回来。小个子青年反应很快的立马扣住凯恩的手腕,把对方的小臂狠狠的压在吧台上。


“搞偷袭?这就是你对前辈的态度?”瓦尔迪像是终于占了上风,手上又不自觉加了力道。凯恩表情没变,手臂反而在对方掌下放松下来。“我只是觉得你好像有点不开心。”他任由自己一只手被对方拷住,像是认罪一般用另一只手拿起瓦尔迪的酒瓶开始喝酒。


瓦尔迪看凯恩没有和自己斗嘴的心,泄了气一样甩开对对方的禁锢。“你不好玩。”他偏过头看这个被租借来的小孩,明明只有二十岁,球场内外却处处透露着少年老成的气质。凯恩被他盯着看的有些发毛,把空酒瓶放下后对上瓦尔迪的视线。瓦尔迪对凯恩露出一个坏笑,转头对着酒保喊了句什么话,在凯恩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俩的面前就堆了更多的酒。


瓦尔迪忘记那个晚上后来发生什么事了,他自己醉到断片,第二天醒来才发现身处一个干净又陌生的小公寓。凯恩在他挣扎着坐起身的时候贴心的递上了醒酒茶。


瓦尔迪多少有点体会到身为前辈被尊敬的意味,他余醉未消,起床的时候抓住凯恩的肩膀低低的笑。“喝了个爽。你小子还算有良心把我架回来。”他拍拍凯恩的肩膀以示鼓励,眼神掠过对方脖颈的时候看到一片小小的红色印记。凯恩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躲过了瓦尔迪探寻的目光。


“不用害羞。”瓦尔迪一脸明了又不说破的表情,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小男孩精力旺盛,我理解。”他走到沙发边去够自己的外套,姿势颇有些吃力。凯恩端着杯子送他出门,直到门口瓦尔迪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随口问到:“我昨晚没闹什么事吧?”


凯恩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没有。”年轻人看起来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瓦尔迪也就没在意,挥挥手就要离开,凯恩突然在他身后颇有些慌张的开口。


“我昨晚没有……找别人。”他做了一个手势,感觉自己开始脸红。瓦尔迪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这没什么,我不会说出去的。”瓦尔迪以为对方不信任自己,就又走近了凯恩,夸张的做了个发誓的动作。


“我真的没有。回来的太晚,我倒头就睡了。”凯恩终于不再躲避瓦尔迪直视他的目光,他舔了舔嘴唇,突然感觉有点口干舌燥。内心里他期待瓦尔迪能回忆起昨晚发生的随便一点什么事,但看来对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既然凯恩不说,瓦尔迪也不想用自己灌满酒精的脑袋再继续思考。“随便吧。”他抓抓头发,不再去想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反常,晃晃悠悠的走入了清晨明媚的阳光中。


 


2016


 


“既然你们很久都没有联系了,那就趁着活动的机会好好交流一下感情吧。”


瓦尔迪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斜着眼看开车的凯恩,对方分出心来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假笑。


瓦尔迪觉得没意思,装作对周围环境感兴趣一样转头观察不断后退的树木。他和凯恩确实没什么联系,除了升入英超之后的一年两场比赛外,他们没有任何交集。他对凯恩的了解更多的体现在电视和社交媒体上,尤其是这一年,他在射手榜上与凯恩暗中较劲,最终还是以一球之差输掉了金靴。


倒不是说他因为没有得到金靴而对凯恩不满——今年的莱斯特城如同一个美妙童话,瓦尔迪已经相当知足了。只是赛季中凯恩发的那张狮子图片着实让他气的牙痒了好长时间。明晃晃的挑衅,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凯恩从乖男孩变到了现在这样。在莱斯特城夺冠后他以牙还牙,终于感到出了一口恶气。


凯恩没有和他提狮子的事情,他转向自己祝贺莱斯特城夺冠的时候瓦尔迪才意识到对方好像又长高了,已经足够强壮到可以把他笼罩在投下的阴影里。瓦尔迪瘪瘪嘴,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拉开与对方的距离。


回到宾馆时瓦尔迪才舒了一口气,终于摆脱了媒体的长枪短炮。他在宾馆门前掏了半天口袋,突然想起房卡被丢在了床上忘记带来。其他队友全都被媒体拉去搞别的活动了,他只得去按凯恩房间的门铃。瓦尔迪没有听到门内的声音,捏着嗓子尖声尖气的喊了声客房服务。


凯恩打开门的时候瓦尔迪才发现对方只围着一条浴巾,头发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嗒水,一看就是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瓦尔迪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上下看了一眼对方训练有素的强健身体。“你真叫客房服务了?”他开对方的玩笑,注意到凯恩带点无奈的表情。


“我听出你的声音了。”凯恩一只手抓住浴巾,淋浴的时候被打断算不上一件开心事,但是瓦尔迪和他说没带房卡时装出的可怜巴巴的神情完全可以消散这一点不快。他继续淋浴的时候瓦尔迪就坐在沙发上左顾右盼,凯恩的房间一如既往的很整洁,如同三年前他去过的小公寓。


凯恩出来的时候扔给瓦尔迪一件浴袍,当瓦尔迪淋浴完边系着浴袍带边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凯恩正抱着抱枕假寐。他安静下来的时候像是任何一个无威胁的年轻人,可瓦尔迪知道对方是只假寐的狮子,流淌着三狮军团血液的继承人。


“你在想什么?”瓦尔迪愣神的一瞬间凯恩已经从浅眠中醒了过来,年轻的金发前锋头毛软趴趴的搭下来,倒是比之前发胶打理的时候又多了点近人情的感觉。


“我在想,FIFA还是使命召唤。”瓦尔迪话茬接的很快,他看到凯恩有点纠结的表情,就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提议并不感兴趣。出乎意料的,凯恩说:“我以为你会拉我去喝酒。”


瓦尔迪皱起眉头,“我在你心里就这种印象?”他怼了句话回去,但内心又不自觉回想起酒吧里遇到凯恩的那一晚。


凯恩没有因为他不满的语气停止这个话题,他继续开口,声音里似乎带了点笑意,“我不会再和你去喝酒了,因为你酒后会失控。”凯恩顿了一顿,紧盯着瓦尔迪微微绷直的身体,“你想知道那一晚你做了什么吗?”


瓦尔迪看起来依旧很无辜,“如果你说那晚的话,我一点也记不起来了,你说过我没有闹事。”他打算跳过这个话题,凯恩却意外的不依不饶。他站起身来走到瓦尔迪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对方,像是在寻找一个机会。


他俯下身来的时候,瓦尔迪做好了迎接一拳的准备。意料之外的,他感受到凯恩的手扶住自己的肩膀,进而微微使力把他按到了沙发靠背上。凯恩的声音很小,却低低的在瓦尔迪耳边炸开,他说,“你如果不想的话,可以推开我。”


在反应过来之前,一个湿漉漉的浅吻已经落在了瓦尔迪唇上。凯恩能感受到瓦尔迪身体瞬间的紧绷,像一只随时准备反击的猫。他微微放松对对方的束缚,下一秒就感到唇上一痛,瓦尔迪面色不善的一把推开凯恩。


凯恩没有慌张,后退几步坐到了瓦尔迪对面的床上,和瓦尔迪大眼瞪小眼。几秒过后瓦尔迪猛地从沙发上弹起身体,“你他妈的生理需要自己去解决。”他指着凯恩,控诉的语气意外的有些底气不足。


“我那时候以为你第二天什么都不记得了。”凯恩低头用手指摸了一下嘴唇,瓦尔迪咬的力度不轻,他怀疑自己要嘴唇出血,也就同时避开了瓦尔迪杀人一般的强势气场。“现在我觉得你应该还是存留了点印象的。”凯恩的话说的很慢,有点像是自言自语。没办法硬碰硬的瓦尔迪觉得憋屈,声音不自觉的变得更大,“我以为你会给我一拳!”他咬牙切齿,无名火迅速冒了上来。“就是因为那天晚上我不小心揍到了你——”


“那是我在劝架。在那之后呢?你还记得多少?”凯恩依旧在躲避瓦尔迪的视线,他甚至不用眼神接触就能知道瓦尔迪现在明显势头一弱,“我不记得了。”瓦尔迪说,“你把我拖出酒吧的时候我已经醉了。”


他的演技不错,所以可以骗得过三年前的自己。凯恩这样想着,终于抬起头与瓦尔迪对视。“你喝醉酒后其实很可爱,愧疚感加倍,不知道怎么弥补被揍的那拳就干脆凑过来亲我。”凯恩回忆的一派轻松,仿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


 


2013


 


瓦尔迪是在回家以后才发现哪里不对劲的。


他和平时一样脱了上衣随手一扔,重重的坐在沙发上继续拿起本月的账单咬牙切齿。宿醉和账单金额一同在他脑袋里搅来搅去,瓦尔迪难受的捂住脑袋。


靠酗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他又一次对自己说。虽然把自己灌醉是个很好的逃避压力的方式,但终究还是要面对生活中的一堆破事。他认命一般放下账单,打算去冰箱拿点东西吃,经过镜子的时候习惯性的瞟了自己一眼。酒精浸泡后的反射弧传导缓慢,直到瓦尔迪拿出牛奶的时候才仿佛被冷气震醒,捏紧了盒装牛奶后退几步,对着镜中的自己目瞪口呆。


他不记得昨天带过哪个姑娘回来,但是身上的吻痕醒目又暧昧,当他试图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时,脑袋又是一阵刺痛,有几个片段跳跃飘扬进了脑海中,瓦尔迪一向苍白的脸瞬间变红,咬紧了下唇。


他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小心翼翼的比较着“诱导后辈喝酒后不可描述”和“后辈身材太好一个没忍住安慰过了火”哪个听起来罪恶感要小一些。无论如何“醉酒后和后辈睡了”已经超过了水电费账单成为了他脑中的第一麻烦事。


瓦尔迪绝望的叹了口气,撑着脑袋想对策,与此同时他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屁股是疼的。躺在床上咒骂了半天以后瓦尔迪最终决定当做醉酒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再次见到凯恩的时候表演的很好,仿佛那晚的事情他全部不记得了,凯恩向他投来的目光全部被他巧妙地避开。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而凯恩只是个毛头小子,他当然知道无数欺骗的法则让凯恩信服。


那时候的瓦尔迪不会想到三年后这件事会被凯恩重新提起,那时凯恩已经成熟到可以看穿他的把戏,而他必须要接受自己已经变老的事实。


 


2016


 


瓦尔迪明白继续装糊涂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干脆利落的与对方摊牌。“你知道那天我们都醉了,灌你酒是我的不对,”他怒气冲冲瞪着对方的样子倒是没有什么要道歉的意思,“就让这事过去不好吗?我都已经快忘记了。”


“我不想忘了它。”凯恩这个回答意义不明,年轻人眨眨眼睛,看起来很无辜。瓦尔迪突然发现自己没法朝着对方生气,只能把怨气全部转到自己身上,他怒极反笑,离凯恩又近了一点。“所以你是什么意思,想重温销魂一夜?”为了证明自己不在乎,瓦尔迪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推了凯恩一把,把对方摔进床单中。他紧接着跨上床,挑衅似的和凯恩对视。


感受到凯恩的气息时瓦尔迪才后知后觉的有点悔意,他怕自己做的过了火,然而现在想要撤回已经太晚。尤其令他不满的是凯恩看起来依旧运筹帷幄,似乎没有被瓦尔迪影响到分毫。两人间的距离太暧昧,瓦尔迪怕对方意识到自己气息不稳,自觉理亏一样想稍稍拉开一点距离,凯恩像是看穿似的一只手搭到了瓦尔迪的腰上。“你是怎么想的?”他对瓦尔迪提出问题的语气漫不经心,手上却又施了一点力道揽住面前这个小个子的腰。


“你尽管大搞特搞,反正队友随时会进来。”瓦尔迪压低声音提醒凯恩,这更像是一种变相的威胁,但凯恩毫不理会,另一只手按住瓦尔迪的后脑勺把对方拉入一个绵长的吻中。


两人的亲吻更像是一场争锋较劲,凯恩有意放缓节奏,但瓦尔迪丝毫不领情。在他感受到凯恩的手滑入浴袍之中的同时敏锐的听到了门卡开锁的声音,一个激灵推开了凯恩,自己差点滚下了床。


沃克进门的时候有点惊奇的和瓦尔迪打了个招呼,“你们看起来像是在床上摔跤。”他自以为说了句绝妙的玩笑话,下一秒就被瓦尔迪投来的抱枕砸中。


“滚蛋。”瓦尔迪有些狼狈的开始整理浴袍,而凯恩慢慢的从床上坐起身,舔了舔嘴唇,看起来也没有开心到哪里去。沃克感觉自己瞬间被第六感击中了,他慌忙解释,“我只是帮忙进来拿点东西,我什么都没看到。”临出门前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加了一句,“联赛的恩怨等国家队过了再说啊,私下打架是违反纪律的!”


“我们很好。”凯恩把沃克送到门口时依旧耐心的和对方解释。送走沃克后他把门反锁好,对着坐在床边的瓦尔迪开口,声音里终于多了些占下风的委屈,“你可不能再咬我了。”凯恩又拿手摸了一下嘴唇,而此时瓦尔迪终于感受到了一点赢的意味。


 


2017


 


瓦尔迪在凌晨两点半梦半醒,他的脑袋在此时有如十倍转速,突然回忆起了很多东西,几年前他并不会在意的一些小细节悉数回归脑海。瓦尔迪回想起凯恩离开莱斯特的那一天,他和几个哥们去火车站送行,凯恩拥抱他的时间意外的长。瓦尔迪拍拍对方的脑袋,在凯恩看不到的地方一半无奈一半炫耀的对着队友笑起来,等到他后知后觉的查出点端倪的时候,凯恩已经松开了这个拥抱。


“是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吗?”瓦尔迪这话没头没脑,凯恩却像是听懂了似的勉强一笑,“再见。”他低头轻轻亲吻了一下瓦尔迪的侧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现在回想起来,凯恩的亲吻像是最后一个挽留,几近于迫切的暗示,在队友面前展现的最隐秘也是最大胆的公开宣誓。瓦尔迪应该可以明白的,但是他只是扬起一个迷茫的微笑,若无其事的祝凯恩一路顺风。


啧。瓦尔迪回忆着自己几年前的演技,烦躁的拖了个抱枕蒙住脑袋。


应该就是在这里露出狐狸尾巴的。他不应该伪装的过分迟钝,对凯恩的任何暗示都迷茫而无所知。凯恩清楚他的聪明程度,知道他本应该做出什么反应。他也不应该在凯恩离开后迅速与对方断了联系,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的一些举动确实令人生疑。


而瓦尔迪也同时低估了凯恩的执着与决心。三年过去了,他已经可以忘记意外的一夜情,用正常队友的眼光看待凯恩。如果他早知道凯恩心里还有这件事,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与对方打高尔夫的。


现在他俩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欧洲杯后他和凯恩开始隔三差五的搞在一起,大多数时候他们保持一种心照不宣的炮友关系,各取所需。但是有的时候,在摄入一点酒精后,在凯恩情动时,他会轻柔的对瓦尔迪说我爱你。这时瓦尔迪会本能的有些抗拒,但是第二天当凯恩醒来,睡眼惺忪的给瓦尔迪一个早安吻后,好像一切又回归正常,瓦尔迪狐疑的盯紧凯恩,对方只是一派轻松的对他微笑。


瓦尔迪感觉自己像是被盯住的猎物,对方看起来漫不经心却像是在步步缩紧圈套。他已经没办法像欺骗毛头小子一样看透现在的凯恩了,难得的丧失主动权让瓦尔迪格外心烦意乱。


凯恩曾经想要与瓦尔迪打赌今年的金靴归属,赌注还没来得及说就被瓦尔迪一口否决。“我不干这种小孩子打赌的事情。”此时他显得过分谨慎,凯恩只得笑笑,看着瓦尔迪的眼睛,半晌叹了口气。


 


2018


 


世界杯集训期间,凯恩接过队长袖标,走到了队伍的最前端。瓦尔迪认识了很多小朋友,他和小朋友在队伍末尾打闹时会不经意间瞟向凯恩,当年的小男孩成长迅速,愈加的沉默寡言。他突然想起初见这个男孩时自己也是二十四岁,而六年足够使一段隐秘感情堕入黄昏。


队里一直传有他俩不和的流言,瓦尔迪也乐得借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躲避凯恩,他和凯恩确实闹了矛盾,但不是因为俱乐部或者金靴。他们的矛盾来源于这场流言,是滑稽的本末倒置。凯恩并不热衷于队内八卦,所以自己反倒成了最后一个知道他和瓦尔迪闹了矛盾的人。他一脸懵逼的想找瓦尔迪要个解释时,才发现瓦尔迪已经开始自觉躲着自己。


凯恩下一次把瓦尔迪压在床上的时候,觉得心里委屈,下身操弄的更凶狠了一些,瓦尔迪没忍住嗷的叫了一嗓子,一口咬在凯恩脖子上泄恨,第二天全队都在调侃凯恩不知名的小情人是个狠角色。他们围着凯恩开玩笑的时候瓦尔迪远远的坐在另一边,凯恩穿过人群向他看了一眼,瓦尔迪立刻起身离开。


“我不懂你为什么躲着我。”后来凯恩把瓦尔迪堵在没有球员经过的拐角,一本正经的向他抱怨。他发现自己见到瓦尔迪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从未有过的不确定性和焦虑开始一点点侵蚀理智。瓦尔迪像是早就知道会被问到这个问题,回答的语气异常乖巧。“你我知道我们没矛盾就行了。”怕自己的安慰力道不够,瓦尔迪甚至假惺惺的送了个拥抱。


凯恩并没有被这个拥抱收买,他微微低头审视着瓦尔迪,半晌试探着开口,“我道歉,如果是因为我上次搞得太凶……”


“操你大爷!”瓦尔迪像被踩了尾巴一样瞬间发怒,耳朵蔓延开一片红色,但他迅速冷静下来,故作镇定,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我走了。没事不要找我。”他双手插兜想要离开,凯恩及时向前迈了一步挡住他的道路。


“队长。”瓦尔迪想要伸手推开凯恩,像任何一个正常的队友一样——他的手掌隔着训练服感受到凯恩的温度,触感传来的刹那感觉到一阵心悸,也就忘记了说后半句话。


凯恩异常坚决,这也是他们罕见的分歧时刻——凯恩知道瓦尔迪不是轻易退让的性格,他开始自觉躲避自己一定有理由。搞不好瓦尔迪已经厌倦了,这个想法让他心里瞬间一沉。


瓦尔迪瞄准对方垂下眼光的一刹那溜之大吉,窜出去几步之后他回过头,发现凯恩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作,瓦尔迪内心莫名的生出些愧疚,慢慢的踱了回去,装作不在意似的推了一把凯恩。“训练去了。”他在凯恩转过头的时候对对方笑了起来,表现的就像是任何一个正常的队友一样。


晚上八点的时候瓦尔迪招呼了几个人一起打堡垒之夜,差点没听到敲门的声音。皮克福德开了门之后就开始和队友使眼色,几个人嘻嘻哈哈的放下游戏手柄。失去支援的瓦尔迪血条耗尽,还没从被队友抛弃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抬头就看到凯恩安静的倚在墙上注视着自己。瓦尔迪瞬间什么都明白了,装作不熟的样子和对方打了个招呼,“队长,今天没去看爱岛啊?”


凯恩对他的揶揄置若罔闻,他转过头看着旁边几个小孩,抱歉的说,“我有事找杰米。”瓦尔迪只能看着刚刚在游戏里坑掉自己的队友快乐的和队长打个招呼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了他和凯恩。“你该在半夜的时候再来找我的。”他随便和对方开玩笑,并不知道凯恩今天为何而来。


凯恩紧张的舔舔嘴唇,关掉了房间内的灯,只留一盏床头小灯把室内勾勒的暧昧狭小,他借着灯光望向瓦尔迪的时候,眼神和之前每一次都不一样。瓦尔迪突然被一个直觉击中了,他慌里慌张的想要凯恩不要开口,但为时已晚。


 


2018


 


“哥们儿觉得你和哈里有猫腻。”以马奎尔为首的北部小团体各自拖了个椅子围到瓦尔迪面前,望着凯恩离去的背影发表感言。瓦尔迪点点头,咽下最后一口烤豆子。“我和他是有点矛盾。”他拿起罐装红牛喝了一口,以为队友依旧在八卦他和凯恩的不和。


“不是啊。”


“我们打了个赌说你和他其实关系很好。”


“你们有点像那个……罗密欧与朱丽叶。”


瓦尔迪红牛喝到一半被呛了个半死,被队友拍着背咳嗽了好一会才缓过来。“你们爱岛看多了脑子也看坏了?”他脸憋得通红,看了一圈围着他坐的北方佬,没猜出是谁先提出了这个鬼点子。


“我看他不喝红牛,多拿了一罐果然是给你的。”皮克福德撑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


“我没……”瓦尔迪话没说完又被打断。斯通斯提醒他,“上次打游戏的时候,队长还在一边等你。”


瓦尔迪心想糟糕,集训刚开始就被人抓了个正着,再这样下去岂不是全队皆知。他觉得手心出汗,故作镇定的反驳,“你们是没事可干,天天妄想这些东西?我和他关系不怎么样。”


“可是上次南北分组对抗,我们输了以后你还跑去和他说悄悄话呢。”


瓦尔迪被怼的哑口无言,还好队友们并没有猜到他俩的真正关系,他赶紧扯了个新的话题带走他们的注意力。与此同时瓦尔迪意会到他和凯恩的关系已经开始越界了,他说不好这是自然发生还是凯恩有意引导,但无论怎样这种混乱未定的关系都不是他想要的。


所以瓦尔迪后退了一步,开始有意躲着凯恩,希望距离的增加可以给他们更多的时间理清头绪。


瓦尔迪没想到的是,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凯恩和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


 


2018


 


“……就是这样。他们觉得你是朱丽叶。”凯恩看着对面的人以一个白眼结束自己的这段解释,突然觉得昏暗的灯光也开始明亮起来。瓦尔迪并没有厌倦,只是换了一个方式为这段关系保密,发现这点的凯恩终于松了一口气,年轻的队长开口说:“我不会收回刚才那些话的。”他又离瓦尔迪近了一些,迫切希望能得到一个答案。


他知道现在并不是表白的最佳时机,但瓦尔迪近期的反常行为确实吓到了自己,使他不得不提前表露心意。凯恩是行动派,做了就不怕承担后果,然而他看到瓦尔迪皱起脸时,还是感到一丝的后悔。他等了三年,终究还是在不稳妥的情况下把问题抛给了对方,拱手让出了主动权。


瓦尔迪有点头疼,他抓了抓头发说,“你知道和队友搞本来就是件挺疯的事对吧。”他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话,一时语塞僵在了那里。


“我们早就知道阿戴尔是一对了,不是吗?还有利物浦……”


“你真可怕!”瓦尔迪一脸被吓到的表情打断凯恩的话,“居然叫他们阿戴尔,你们热刺帮每天都在聊什么?”


“别想转移话题。”凯恩自动忽略了瓦尔迪的吐槽,把话题拎回正轨,“既然他们都可以公开,为什么我们不能?”


瓦尔迪迅速反击,“因为我们不是那种关系。”他不知为何有点心虚,暗暗压低了声音。“我们不是……我们只上床,如果你懂我的意思的话。”他没有听到凯恩的声音,于是抬起头偷瞄了一眼对方,看到对方表情后默默地咽回了后半句话。


沉默横亘在两人中间,瓦尔迪是最先受不住的那个,他重新开口说,“我们都不用太认真的。”他甚至略带讨好意味的靠近了一点凯恩,摸了摸对方的膝盖。


“你可以直接拒绝我的,没有关系。”凯恩抬起头盯着瓦尔迪,固执的讨要一个答案。此时他又重新像一个孩子了,眼里只有非黑即白,容不下任何灰色地段。瓦尔迪想平时自己早就开个玩笑绕过这些问题了,可是唯独在对待凯恩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回避。


而最让瓦尔迪心烦意乱的是,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开口拒绝凯恩,而他直到今天才发现这一点。瓦尔迪内心直呼完蛋,一团乱麻。“我不想让你伤心。”他只得实话实说,内心里恨透了这样的尴尬时刻。


“那就答应我。”


“我不认为这对我们是有好处的。你很年轻。”瓦尔迪说,“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事对你百害而无一利。”他狠狠心继续说,“你极其可能的混淆了性和爱的概念。”


凯恩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一样嘴角上扬,他上身倾向瓦尔迪,莫名的生出了点威胁的气势,“那你情史是有多丰富呢?”然而他的眼睛里并没有笑意。


“你他妈固执的点真的很奇怪!”瓦尔迪猛地一推凯恩的肩膀,终于开始沉不住气,“我好心好意给你讲道理,结果你什么都听不进去。”他决心结束这个话题,站起身想出去吹吹风,凯恩一把拉住对方的手腕,把瓦尔迪扯回到床上。


“别把我当孩子,我二十四岁了。”凯恩侧过头去看瓦尔迪,对方刚刚把手腕从凯恩手中挣脱出来,一抬头正好对上凯恩的目光。“……而我比你大六岁。”瓦尔迪干巴巴的接了句话,觉得这个接腔并不好笑,然而他没有别的话可以说了。


凯恩摇摇头,一只手撑住床再次向他探过身来,有那么一个瞬间瓦尔迪觉得对方会把他推倒在床,但是凯恩只是凑过来吻了一下他的耳朵,没有再说一句话,起身离开了房间。


 


2017


 


凯恩早上六点才回到宾馆,他轻手轻脚的掏出房卡时突然两道黑影闪出,一把抢过他的房卡开门,在凯恩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把对方推进了房间。


“什么……”凯恩只来得及发出一个感叹词,第三道黑影就闪了进来。“没人看到。”他在两人的坏笑声中谨慎的锁上了门,转身对着凯恩打了个招呼,“嘿哈里,我们没吓到你吧?”


“……你们有病吗。”凯恩无奈的看着他的三个队友,“我要睡觉了。”他想把三个活宝扫地出门,刚走了一步就被阿里摁到了椅子上。“早上才回来。”阿里阴阳怪气的开口,“你去哪了,哈里?”


“我去见老朋友。”凯恩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准备好的说辞,“我之前租借去过莱斯特城,你知道的吧。”


“老朋友!”戴尔在旁边一脸沮丧,“我以为你和瓦尔迪去打架了!凯尔和我说你们之前打架。”他被旁边的阿里胡乱摸了一把头毛,坐在床上垂头丧气。


凯恩的目光从三个队友面前依次闪过。“你们不会拿我做赌注了吧。”他稳了稳内心,假装没有听到瓦尔迪这个名字。特里皮尔眨了眨眼睛,固执的把重点转回到凯恩想要回避的地方。“所以你真的去找了瓦尔迪?”他转头看向阿里,“我觉得这个赌注可行。”


“我没有找——”凯恩想要反驳的时候被阿里一句话堵了回去,“你猜怎么着,”阿里狡猾的转了转目光,“我晚上和马奎尔打游戏的时候他告诉我杰米今晚突然消失,没办法和我们组队。”


“所以我们想去找你,敲了你房间半天门才发现你居然不在。这太奇怪了,因为你从来不参与那些夜间乐子的。”


“你猜瓦尔迪怎么和马奎尔说的?他说他要去找个老朋友。”


凯恩坐在椅子上仰着头听完了这段推断,思考了半分钟后问道,“不是,你们什么时候和马奎尔关系那么好了?”


“堡垒之夜,哥们。”特里皮尔拍了一下凯恩的肩膀,“总之我们四个最后组了个队,我们猜你今晚去找瓦尔迪了,当然了,就是那么一猜,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


凯恩沉默了一会,干巴巴的吐了个词出来,“无聊。”然而潜意识里,他并不想反驳他去见瓦尔迪的事实。戴尔拍了一下桌子,朝阿里和特里皮尔说,“我加入。”他迎上凯恩疑惑的目光,舔了舔嘴唇才慢吞吞的开口,“我们想搞个乐子,就是个傻逼赌注,你不会不开心的吧。”


“好像我不开心你们就不会搞一样。”凯恩被他们的小阴谋搞得头痛,他昨晚没睡几个小时,现在只想好好补一觉,“关门,不送。”他直接倒到床上拿被子蒙住了脸,拒绝与队友再说一句话,只感受到这三个麻烦精揶揄似的过来推推他,与自己说晚安。


 


2018


 


“所以说凯恩现在生你气了。”马奎尔坐过来和瓦尔迪一块盯着队长的背影,“你们俩真闹矛盾了?”


“你才是别闹了。”瓦尔迪不耐烦的推了马奎尔一把,看起来暴躁又易怒。他对着经过的特里皮尔嚷嚷,“快把他带走。”瓦尔迪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这段时间凯恩仿佛真的生了自己气一样,刻意和瓦尔迪保持一定的距离,以最冷淡的队友情对待自己,但是瓦尔迪每天依旧能在自己房间的门前收到一罐红牛。凯恩现在的做法正是在实践瓦尔迪心中假想的平衡状态:保持距离,不谈感情。除了罐装饮料能证明凯恩并没有与自己闹矛盾之外,他俩似乎又回到了2016年以前。


他坐在椅子上喝红牛,眼光瞟到刚刚走远的凯恩转过了身,两人的目光不经意间接触了一秒,瓦尔迪站起身朝着凯恩的方向走了过去。


“今晚派对你去不去?”他轻轻碰了碰凯恩的手臂,假装望天,从口袋里掏出几块巧克力塞到对方手里。凯恩对这种受贿行为全盘接受,他把玩着手中的巧克力,低头去看瓦尔迪的表情。身材高大的前锋开口说:“我还在等你的答复。如果你今晚能回答的话。”


瓦尔迪担心的显然是另一件事,“你去的话我也就去了,一个人总觉得有陷阱。”他疑惑的抬起眼看向凯恩,“你有没有听说过他们有个什么赌注?”


“呃。”凯恩面露难色,“你是说阿里他们吗。”


“不,我说的是马大头他们。”


两个人面面相觑,三秒后瓦尔迪得出结论,“也许是不同的赌注吧。”他仿佛放下心来,心情很好地给凯恩整理了一下兜帽,“帮我个忙,如果我喝多了,看紧我不要让我做傻事,好吗?”


凯恩知道瓦尔迪一定会去蹭一点酒水的,这届世界杯他并不幸运,受伤在了最关键的时刻,而这却是他能参加的唯一一届世界杯了。想到这里,他想给对方一个拥抱,哪怕是以队友的形式——然而瓦尔迪已经后退了几步拉开两人的距离,他只能对着瓦尔迪点点头,保证自己也会去。


瓦尔迪当晚喝了点酒,只记得自己晕晕乎乎的被人拖回了房间,第二天挣扎的坐起身的时候凯恩贴心的递上了醒酒茶——这场景似曾相识。他捧起杯子喝了一口茶,透过马克杯袅袅升起的白雾观察凯恩。


“你的发际线后退了,胡子真难看。”瓦尔迪冷不丁一开口,倒是吓了凯恩一跳。“你还好吧?”他试探性的想伸手测测瓦尔迪的额头温度,被对方一胳膊肘挡了下来,瓦尔度晃了晃脑袋,“我挺好的,没有喝多少酒。”他又喝了一口茶,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道,“我昨晚没闹什么事吧?”


凯恩抿了抿嘴唇,好像是内心的释然终于战胜了担心,“没什么。他们打赌你和我有没有暴揍过对方。你说……没有。”他看了一眼瓦尔迪,不确定这样能不能唤醒对方封存在酒精里的记忆。


“哦。”瓦尔迪似乎回忆起了一些片段,一下子皱起眉头,“我他妈当场亲了你一口?真是疯了。”


“阿里马奎尔他们赚翻了。还好他们没赌点更劲爆的,我想他们可能也不敢赌吧。毕竟我也是昨晚才知道,”凯恩重新露出一个笑容,“我觉得你可能忘记了,你说……”


瓦尔迪当机立断把马克杯推给凯恩,耳朵尖迅速开始变红,“别说了。对不起,我都还记得。”他前倾身体抱了一下凯恩,想表现的酷一点,无所谓一点,决心把昨晚那个躺在床上拉着凯恩叽里咕噜说胡话的自己忘掉。


“但是你昨晚居然推荐他们去看我守门的视频,真的很过分。”凯恩亲了一下瓦尔迪的头发,佯装生气的向对方抱怨,“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瓦尔迪眨眨眼睛,还没来得及想好一个借口,凯恩就已经一脸惊讶的继续说,“难道我在莱斯特的时候你就已经注意到我了?”


“也许你和我相互钦慕的时间差不多长吧。”瓦尔迪耸耸肩,干脆利落的坦白,对自己用“钦慕”这个词感觉到一丝的满意。凯恩咬住嘴唇,“我一直以为是我单向——”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一脸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去看瓦尔迪的表情。


“你是租借来的,本来这种事情就希望渺茫。”瓦尔迪说话声轻飘飘的,他并不想说太多,简单总结道,“会很麻烦。”在凯恩开口抱怨之前,瓦尔迪抢先对自家队长笑了一下,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翻身下床洗漱去了。


凯恩跟在瓦尔迪身后,在对方刷牙的时候夸张的揽住瓦尔迪的腰,把身体的全部重量都压在自家恋人身上,瓦尔迪咬着牙刷一趔趄,差点脸朝下摔在盥洗台上。他腾出一只手狠狠戳了对方肋骨,声音含含糊糊的,终于多了点顺从的意思,“你这是在撒娇吗?”


凯恩有点手足无措的把瓦尔迪拉起来,内心里觉得自己这个表达亲密的方式可能过了火,然而当他听到瓦尔迪只是小声嘟囔了一句“幼稚”的时候,便知道自己持续三年的等待终于有了一个好的结局,而且比他想象的要更甚——原来这场博弈游戏从开始就是双向试探。


 


END




终于写完了,打TAG重发,给这对西皮做点贡献呜呜呜


本来想写狐狸吃瘪,写到后来成为了双向暗恋,大概就是洼地觉得谈恋爱耽误两人职业生涯于是固执的隐瞒心意单方面拒绝凯皇,但是凯皇比他还固执,这事最后就成了(


凯皇守门看这里真的很可爱